【纪念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红色文化讲坛 见字如面篇】铁汉柔情刘粹刚
2017-4-5

    刘粹刚(1913―1937年10月26日),原籍安徽宿县(今宿州),生于辽宁省昌图县。中央航校第2期毕业,任空军第5航空大队第24队上尉队长。刘粹刚在抗日战争时期,是一位叱咤风云、名震中外的“飞将军”。其技术高超,作战非常英勇,在对日空战中,刘粹刚常以寡敌众。从8月16日首开纪录,到10月中旬,共击落日机11架。与高志航、乐以琴、李桂丹一并被誉为中国空军的“四大金刚”。1937年8月14日起,刘粹刚率领中队频繁出击淞沪地区的敌军阵地和舰艇,并多次击落、击伤日机。10月26日夜,刘粹刚奉命前往山西支援地面作战,因长途飞行过于疲劳,加之缺乏夜航设施,撞上山西高平县魁星楼殉难。

   爱情在残酷的战争面前总是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与脆弱,面对国家生死存亡与心中挚爱之间的选择,勇敢的中国空军飞鹰刘粹刚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杀身成仁的话,那是尽了我的天职!因为我生在现在的中国,是不容我们偷生片刻的!

  希麟:

  前奉两函,想已收见矣,现不知您仍留南昌或是回了杭州,殊念!近日情势非常紧张,中国民族求生存,势必抗战到底;我的工作非常忙迫,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八点都在飞机场,身体虽稍受些痛苦,但我们精神上却很愉快!

  回忆我俩结婚两年有余,您爱我,事事原谅我,您能了解我的一切,我感激之余,总觉得对您惭愧多多,希麟,我是一刻也少不了您的,您鼓励我前进杀敌,现在我相信您也不像无理智者那样地想念我的。

  我们(部队)将来行止或无一定,所以我等或者要到北方去。我因工作关系,恐怕不能常常写信给您,人生本如朝露,事事如梦一切都难预料的,设我不幸,这是最后的一封信给您!-------或者我也许可胜利凯旋归来。

  我的麟!我最亲爱的麟!真的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杀身成仁的话,那是尽了我的天职!因为我生在现在的中国,是不容我们偷生片刻的!

  您时时刻刻要用您聪慧的脑子与理智,不要愚笨,不要因为我而牺牲一切,您知道人家会笑您懦弱的,绝不会说您是殉情尽节的!

  您应当创新的生命、改造环境,我只希望您在人生的旅途中永远记着,遇着了我这么一个人;我的麟,,我是永远爱您的!我们为公理而战争!我们为生存而奋斗!我们会胜利的,不会失败的;我的麟!您不要愁,不要为我担心,天有眼睛的,天是公平的,我也会保重我自己的。

  我的麟,您静心地等着吧,等我们恢复失地、击退倭寇之后,那就是我们胜利荣归团聚时;我最亲爱的麟,您静心的等着吧!

  粹刚 八月二十日

  这封因为战争而滞收的家信,成为了刘粹刚中队长留给爱妻许希麟最后的遗物。

  1937年10月26日夜,刘粹刚奉命前往山西支援地面作战,因长途飞行过于疲劳,加之缺乏夜航设施,误撞高平县魁星楼,壮烈成仁,年仅25岁。爱妻许希麟痛不欲生,平静之后,她怀着无限深情提笔写下一封《念粹刚》。斯人已逝,岁月茫茫,唯有彼此的爱意长留身畔。

  粹刚!

  当兹固难正殷,国家需人之际,你竟撒手长逝,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不幸,亦是国家的大不幸、大损失! 你常以德国红武士厉秋芬自励:“假使一旦作战的话,我不放弃任何敌机,我得以厉秋芬为标榜,至少得打下一百多架,用我的铁和血,去炸毁扶桑三岛,把富士山踏为平地!”

  粹刚!你虽不能踏遍三岛,亲手将我国旗,飘扬于东京上空,你的同志绝能担负起此大任,敌人蹂躏下的失地,也必有收复的一天,倭寇虽是猖獗,覆巢之日亦将不远,这些都不过是时间的迟早而已。

  理智是胜于一切的,我今后决用理智来支配种种,让我的情感深深地埋葬了吧!粹刚!我自此不苟且偷生,也不再轻生,我虽无学识能力,我可以我的坚心定力,克服一切,补救一切,我定为你做一番事业,使每个人心中永恒的有了你,则我亦有荣光矣!

  我的刚!祝你安息!

                                                              希麟于灯下

  

 

                                (孙 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