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讲坛 见字如面篇】晋中英豪乔倜
2017-5-10

 

    乔倜:1914.2.27—1937.10.6 中尉 山西祁县 中央航空学校第六期毕业,任空军第五大队第二十七中队少尉飞行员。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乔倜跟随部队在各地参加作战。10月6日,与枪手麦振雄驾驶二七O七号飞机,队员曹鼎汉另驾一架飞机,从山西汾阳出发,侦炸宁武、代县、繁峙、平型关等地敌军。在平型关附近,遭遇日军3架驱逐机的攻击,乔倜驾机低空回翔,想利用后座机枪抵御,飞至定县上空时,遭到敌军地面高射炮的射击,乔倜与枪手麦振雄共同遇难。这一年,他年仅23岁,被追赠空军中尉军衔。

  乔倜是一名的军人,但他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虽然选择了为国捐躯,但他也无时不牵挂家乡的父母。下面的这封信是乔倜写给父母的,令人遗憾的是家人却在他牺牲十天后才收到这封迟来的家书。

  儿于去腊返宁后,曾接大人来示,以后连奉数禀,均未见双亲喻复,谅必阻于邮路耳,想必大人福体康泰、饮食加餐、诸事顺遂,是儿之祝也。

  儿于月前奉命调直某空军基地(军秘、谅儿之衷)闻阎督近电总裁告急求援,总司已派卫立煌部驰晋增援,儿所部亦为配合此次行动作特级准备,不日将有一次鏖战也。数月军训虽备受艰苦,然体质倍健,勿劳大人挂念。两月前曾将全付戎装之照片一帧奉寄,观儿壮实体态,想必可使悬思冰释矣!国之将倾,家何以为,大人对儿幼时之教诲,至今犹历历在耳,未敢一日忘。儿虽不才,不敢与岳武穆、文天祥等先圣比,但以堂堂热血男儿,值此国难当头,岂敢以儿女之私而废大公乎,吾国空军设备与敌人相比确显简陋,然士气旺盛,胜负固未可以武器精良与否蘅定。设举国团结如一人,何患倭寇觊觊哉!儿意已定,决心与敌周旋到底,誓与我机共存亡,绝不为有辱国家、有辱祖先之事。

  战争在所难免,生死未可予卜,儿前日乘巡航之机,擅自驾机返里,曾分别于县城及我村上空俯瞰,虽不能亲睹双亲慈颜,然此情此景已永留胸臆矣。幸得教导官与儿善,返航后未加深究,但作严重警告耳。

    战事日迫,民无宁时,儿不能亲待左右,望大人善自珍重,亦须明哲保身,设处境日危应速作南旋计,以度此风云之秋,唯霜风渐属务希珍摄,祖母大人处亦望宛转慰籍,勿以实情见告。临书西望,不能唏嘘之至,此信系儿托友人携至太原付邮者,谅不至有误,俟局势稍安,有固定驻地时再为奉禀可也。匆匆禀此,书不尽意,敬叩念安,不孝儿倜再拜跪书。

    正如乔倜在信中向父母所说“设举国团结如一人,何患倭寇觊觊哉!儿意已定,决心与敌周旋到底,誓与我机共存亡,绝不为有辱国家、有辱祖先之事”,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捍卫了祖国的天空,捍卫了中国飞行员的尊严!虽然他短暂的一生只度过了二十三个春秋,但他的生命精彩却似流星划过夜空,光彩夺目。

  参考文献:

  (1)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编印:《空军忠烈录》第一辑上册,世桦国际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2月印刷.

  (2)王晓华/徐霞梅《国殇:国民党正面战场空军抗战纪实·第3部》团结出版社,2012年1月 第2次印刷.

                                                            (孙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