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讲坛 英雄篇】三份尘封多年的历史档案 一段壮志凌云的抗战故事
2017-5-15

    80年前的7月7日,日本军队制造了“卢沟桥事变”,把局部侵华战争扩大成为全面侵华战争,4亿中国军民奋起抵抗,中华民族伟大的全面抗日战争从此开始。在面对外敌入侵、国破家亡之时,无数中华儿女不分男女老幼,各个社会阶层不论军人还是百姓,都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从不同层面以不同方式倾尽全力去守护民族、捍卫国家。在历史档案中,依然可以清晰找寻那感人的抗战故事。

  尘封多年的档案

  2017年3月,笔者在整理永利化学工业公司南京铔厂(以下简称永利铔厂)档案时,发现了一张尘封多年的捐款收据。与该收据一同存档的是一封感谢函和一篇新闻报道。初看仅仅是三份陈旧的档案,然而仔细研读,却发现这其中埋藏着一段鲜为人知却又感人至深的抗战往事。在这段往事中,有两位主人公,一位是抗日航空烈士阎海文,另一位是一个群体,他们是民国时期“远东第一”化工厂——南京永利铔厂的全体职工。原本没有交集的双方,因为什么而产生了联系?让我们一起透过这三份尘封多年的历史档案,去追寻那段感人至深的抗战往事。

  先打开第一张捐款收据,这张收据是抗战时期中国空军前敌指挥部发给永利铔厂全体职工的函中的附件。

  《收据》①原始编号为:总字第251号。内容如下:

(图: 空军前敌总指挥部给铔厂的收据)

  收据

  空军前敌总指挥部兹收到:南京永利硫酸铔厂君 捐空军(烈士阎海文)慰劳金贰佰伍拾柒元伍角正。

  具收人:中国空军前敌总指挥周至柔

  经收人第五科科长赵继厚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七日

  再打开抗战时期中国空军总指挥部发给永利铔厂全体职工的函。

(图: 空军总指挥部发给铔厂的函)

  《函》②内容如下:

  迳覆者接准

  大函并国币二百五十七元五角,指拨慰劳阎海文烈士家属等由云情厚谊至深感慰除如数转发阎烈士家属具领,并传令各空军官佐益自奋勉以伸歼灭仇敌之志,外相应检回收据一件,函覆查照谨佈微忱并申谢悃以致永利硫酸铔厂诸先生,附贰佰伍拾柒元伍角收据一纸。

  空军总指挥部启

  九月十五日

  关于永利铔厂的此次捐赠,1937年9月16日的《中央日报》③专门作了报道,内容如下:

 (图: 中央日报刊载铔厂捐款阎烈士家属)

  永利厂捐款慰恤阎烈士家属

  阎氏于上月飞沪,因轰炸敌军殉难。八月十七日我机飞沪轰炸敌陆战队司令部,当时敌以高射炮密集射击,不幸,我机一架被击受伤。队员阎海文立即使用降落伞下落,不意仍堕敌阵地内,敌军立将阎包围,阎君即出手枪当击毙敌人数名。至最后一弹向太阳穴自击殉难。本京下关大马路永利厂侯致本,傅冰之,章怀西等全体同人,鉴于阎烈士此种悲壮牺牲之精神,足以表我中华民族之国魂,甚为钦佩,特捐集国币二百五十七元五角,备函送交空军指挥部收转阎烈士家属。藉表致敬,以慰英灵云。

  看完这三份档案,相信大家已经大致明白了这段往事的脉络。这三份档案记载了民族工商业及社会各阶层对保家卫国、奋勇杀敌的抗战勇士的敬仰,成为了中国军民团结抗战的历史见证。

  宁死不屈的抗日航空烈士——阎海文

  了解了往事的基本脉络后,让我们继续透过这些尘封已久的档案,追寻这两位主人公的身影。首先回顾下宁死不屈的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烈士。

 (图:阎海文)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日军凭借其优势的航空兵力对中国狂轰滥炸,企图逼迫中国军民屈服。面对日本侵略者的疯狂侵略,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中国军民奋起抗争,英勇地投入了抗日战场,同占绝对优势的日军进行殊死拼搏。在全面抗战爆发的当年,一百多名中国空军勇士就牺牲了年轻的宝贵的生命,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上就镌刻了165名抗日航空烈士的名字。阎海文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英烈碑K碑上如是镌刻着:

(图:中国烈士名单K碑)

  阎海文 中尉 辽宁北镇 1916.6.21-1937.8.17

  阎海文生于普通农民家庭。家里兄弟五人,阎海文排行第三。父亲笃实忠厚,乡里称为长者。因受父母的熏陶,他自幼养成刻苦耐劳的习惯,性格耿直,讲信义,重承诺。他很喜欢运动,体格健壮。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本侵占了东三省。15岁的他就饱尝了国破家亡之痛。目睹敌人的暴行,他满腔愤慨,虽深怀报国之志,但却一时无法实现。1932年冬,他前往热河的军中做救亡工作。在这次军中的实践让他深感要救国,就必须有专长,不能逞匹夫之勇。

  1934年高中毕业后,阎海文报考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和中央航空学校,以优异的成绩同时被录取。目睹日本飞机对中国的狂轰滥炸,他想到了战争中飞机才是最优越的武器,空军对战争起到了陆军无法比拟的重要作用。最终,他决定进航校做一名飞行战士。他在中央航校第6期学习飞行期间遵守纪律、服从命令,行为规范。他学习飞行技术尤为勤恳,不放松一时一刻,甚至在睡梦中还喃喃自语教官日间指示的动作。他不但注重学习,而且很重视品德的修养和意志的磨练,培养远大的志向。他曾在自传中写到:“要修成高尚的人格,洁白的心地,健旺的体魄,坚忍不拔的精神,丰富的学识,有纯正品行和奋斗精神,做个为国为民的好青年”。1936年10月,阎海文毕业后任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5队少尉,驻守在南昌。

  1937年7月7日,日军在卢沟桥发动事变,平津随即沦陷,长江下游的形势也随之紧张。同年8月7日,空军第25队从南昌移驻江苏淮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8月14日,25队移驻扬州,负责首都南京的防空,同时也支援淞沪前线,配合陆军作战。此后,第5大队奉命执行轰炸日本海军停泊在上海附近的军舰,黄浦江边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及日军阵地等。

  1937年8月17日清晨,中国空军第5大队奉命以霍克3飞机8架,每机携带18公斤炸弹6枚,直航上海虹口,轰炸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阎海文积极求战,慷慨激昂地对队长说:“我是一个流亡者。我要打回老家去,要为东北3000万同胞报仇。”得到批准后,阎海文驾驶2510号飞机与其余7架飞机于当天11时到达目标上空,随即俯冲投弹。阎海文和战友们配合默契,凭着高超的驾驶技术,投弹大部分都命中爆发,开战初始就取得了良好的战绩。

  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设在钢筋水泥的大楼内,四周分布着10余处高射炮阵地,楼顶上用沙袋围城掩体,每个掩体内架设高射机枪。激战中,阎海文座机不幸被日军的高射炮单击中,脱离了队形,机尾逐渐冒出浓烟来。无奈之下,阎海文只有跳伞,却因风向稍偏,落入敌军阵地。数十名敌军由四面包围而来,高声叫嚣着“活捉支那飞行员!”,迫使他投降,并且还要生俘他。阎海文沉着应对、英勇抵抗。他拔出所配手枪连毙数名日军。最后仅剩下一粒子弹,而此时数名日军端着带有刺刀的步枪步步逼近,迫使他投降。阎海文从容走出,昂首挺立,高声怒吼:“中国无被俘空军!”他用最后一粒子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射击,壮烈殉国。牺牲时年仅21岁。

(图:航空烈士公墓阎海文墓碑)

  阎海文烈士牺牲后的当天,日军为他立碑“支那空军勇士之墓”,并下令厚葬。1937年9月1日,日本大阪的《每日新闻》上海特派员木村毅氏向日本国内发回一则报道,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强烈振动。感佩至极的木村在文中叹道:“我将士本拟生擒,但对此悲壮之最后,不能不深表敬意而厚加葬殓……此少年空军勇士之亡,虽如苞蕾摧残,遗香不允,然此多情多恨,深情向往之心情,虽为敌军,亦不能不令我军将士一掬同情之泪也。”文章最后甚至惊呼:“中国已非昔日之支那!”1937年10月,日本东京新宿区举办了“中国空军勇士之友阎海文展览会”。展出了8月17日阎海文所使用的降落伞,他生前穿过的飞行服和手枪等遗物。此次公展竟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日本人。20多天的时间里,参观的东京市民络绎不绝。一向崇尚武威的日本人似乎全然忘了英雄的国籍、身份,一张张面孔上无不充满敬意。甚至有人为他惋惜、落泪……不久,东京的商业区也挂出写有“支那空军之勇士阎海文”的横幅,在一个橱窗里展示了阎海文的飞行服、降落伞、手枪、子弹等遗物。这些遗物,直至抗日战争结束后才回到了中国人民手中。

(图: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阎海文雕像)

  赤子之心的民族工商业——永利铔厂

  阎海文的英勇不屈不仅震慑了敌军,更鼓舞了中国军民不惧强敌、团结抗战。在烈士牺牲的当日,中国空军第5大队第25中队副中队长董明德再率8架飞机赴上海虹口,把炸弹投入敌军阵地,为阎海文复仇,日军死伤惨重。阎海文的牺牲在当时中国的社会各阶层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南京永利铔硫酸铔厂全体职工因感佩阎海文烈士的事迹,向阎烈士的亲属赠款以表敬意。烈士牺牲后不久,空军前敌指挥部就收到南京永利铔厂的慰劳金257元5角。这看似简单的捐赠事件的背后,却透射出一个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化工厂在抗战时期的爱国事迹。

  南京永利硫酸铔厂全称永利化学工业公司南京铔厂,20世纪30年代由“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范旭东创办。永利铔厂是中国人自主创办的首座化肥厂,厂址设于南京六合卸甲甸。在范旭东与职工们的共同努力下,永利铔厂自1934年选址筹建至1937年建成投产,仅用了30个月的时间。彼时,永利铔厂技术先进、科学管理、人才济济切极富钻研精神,其生产的“红三角”牌化肥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堪与美国杜邦公司产品相媲美,打破了英、德垄断中国市场的局面。永利铔厂设备精良、配套完善,在国内化学工业中首屈一指,更被誉为“远东第一”,是我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典范,在我国近代化工业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正值永利铔厂蓬勃发展之际,日军大肆侵略中国。面对深重的民族危机,永利铔厂尽一切所能支援抗战。早在1935年,永利铔厂就与巩县兵工厂合作生产军需。为了国家的作战需要,1936年,铔厂积极配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完成国防化学工业方案。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永利铔厂立刻停止生产化肥,与兵工厂合作,赶制军需原料——硝酸,以供军方生产火药,积极支援抗日。与此同时,永利铔厂还实行战时企业文化:鼓励全厂职工勤俭节约、互帮互助,共渡国难。

  永利铔厂成立初期,就不断遭受日方的威逼利诱。日本三菱洋行曾发函给永利化学工业公司董事长范旭东,想购买铔厂的股份,插手铔厂事宜,均被严词拒绝。全面抗战爆发后,日军多次骚扰威逼永利铔厂,表示“只要合作,即可保全”。但都被永利铔厂拒绝“宁举丧,不受奠仪!”日军见无法利诱,恼羞成怒后以武力威胁。1937年8月17日,日军对永利铔厂首次轰炸,因中国军队狙击,轰炸未遂。之后的8月21日、9月27日、10月21日,日军连续三次轰炸永利铔厂,致使永利铔厂中弹数十枚。永利铔厂厂区遭受严重破坏。尤其是第三次爆炸,敌机投弹达18枚,永利铔厂的损失尤为严重。永利铔厂的大气柜、氧化部、硝酸厂、硫酸厂、炼磺厂、炼煤厂、化验室、水泵房等,房屋及管线、电线等多处受损,致使生产被中断。

  尽管如此,也不能阻止以范旭东等为首的铔厂职工的满腔爱国之情。永利铔厂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始终坚守爱国心,不遗余力地支持抗战。永利铔厂一面增强安全警戒:灯火管制、严格守密、查除汉奸,请派军队教练定期组织军事训练,实行战时军事化管理,一面与兵工厂合作,“在每日爆炸声中,铔厂职工仍不顾生死,不断冒险修理被炸工具和机器,生产时开时停达数月之久”积极生产军需用品。与此同时,永利铔厂充分发扬抗战爱国的精神,组织全厂职工认购救国公债、多次捐款、捐物给前方部队。这一系列的抗战救国、爱国之举在永利铔厂的档案中均有详细的记载。

(图:1937年10月11日永利铔厂认购救国公债)

  

  档案中折射出的抗战精神

  透过这份档案,我们也能领悟伟大的抗战精神。抗战精神是一种伟大的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爱国主义在抗日战争中的锤炼和升华。这种精神,来自中华儿女内心深处对祖国的无比热爱。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中国的侵略战争,千千万万中华儿女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抗日救亡的战场。

  在面对外敌入侵,在民族存亡续绝关头,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感召下,海内外华胄“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四万万众,坚决抵抗”。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燃起抗日的烽火。彼时,日本多次威逼利诱,甚至狂轰滥炸也无法改变永利铔厂职工坚定的抗战爱国的信念。他们克服一切困难生产军需用品满足国家的抗战需要;他们节衣缩食、捐款捐物、购买国债,用自己微薄的收入支援抗战;他们用自发的捐款鼓舞和支持着前方奋勇杀敌的空军勇士,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中华民族“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文化精髓。

  “在这场救亡图存的伟大斗争中,中华儿女为中华民族独立和自由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母亲送儿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战场,男女老少齐动员。”英雄气节是为了祖国利益不惜流血牺牲的崇高精神。抗战时期,中国军民面对敌人的炮火勇往直前,面对死亡威胁义无反顾,表现出了中华儿女的英雄气概。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面对敌人的围堵、威逼、迫降,宁死不屈,用自己的言行壮举诠释了中国空军“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英雄气节。

  这份档案不仅代表着民族工商业,也折射出社会各阶层对保家卫国、奋勇杀敌勇士的敬仰。“捐款”不仅鼓舞了前方战士奋勇抗战,也是中国军民团结抗战的历史见证。正如在中央日报中所载,以侯致本,傅冰之,章怀西等为首的铔厂职工的捐款,是因“阎烈士此种悲壮牺牲之精神,足以表我中华民族之国魂”,捐款通过空军指挥部转交阎海文烈士的亲属,不仅充分表达了对烈士的钦佩,也向烈士的亲属致敬。空军前敌指挥部给铔厂的函中除了表达对铔厂全体职工捐款事宜的感谢之外,更是提到将捐款事宜“传令各空军官佐益自奋勉以伸歼灭仇敌之志”。

  前方烈士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的同时,后方各阶层的同胞也以各种形式支援抗战。正是铔厂对国家的这份忠诚和挚爱,使其和空军英烈阎海文有了交集。在听闻烈士壮烈殉国、宁死不屈的事迹后,永利铔厂全体职工深受烈士精神的鼓舞,捐款给烈士亲属,以慰英雄,以表达崇敬和钦佩之情。这是相互的理解和支持,也是共同表达的爱国心声,更是“众志成城、共御外侮”的民族精神。这场战争,使中华民族有史以来空前觉醒、空前团结,为民族前途和命运而抗争的意识空前增强。这种巨大的民族觉醒和空前的民族团结,从根本上决定着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决定了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图:航空烈士公墓鸟瞰图)

  位于南京紫金山北麓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作为世界上首座国际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这里展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苏、美等国空军在中国大地上联合抗击侵华日军的英勇历史。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找寻到阎海文烈士的塑像,还可以在展厅里看到阎海文烈士的英勇事迹。愿这段感人至深的抗战往事,能够穿越尘封已久的历史档案,永远铭刻在所有守护和平的人们的信中。

(图: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

  (程薇薇)

  注:文中涉及永利铔厂档案的题材由南京市档案局提供。

  参考文献:

  ①②③永利铔厂档案,编号:10480010050(00)0006,南京市档案馆藏。 

  ④⑤⑥⑦陈嘉尚:《空军忠烈录》第一辑上册第52页,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1959年11月编印。 

  ⑧戴逵贤:《中日空战记》第108页,: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⑨⑩陈嘉尚:《空军忠烈录》第一辑上册第53页,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1959年11月编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