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料征集】张锡祜烈士最后一封家书及生前照片资料
2017-5-24

    日前,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征集到一份来自中国现代职业教育家、私立南开系列学校创办者张伯苓之幼子——张锡祜烈士的家书以及其生前照片等资料。

  这封家书是烈士在1937年8月2日写给父亲的最后一封信,这张已泛黄的信纸上,字里行间既有对父母的牵挂、不舍,更有不辱校训、家风,慨然奔赴战场的凛然气节。同时,这封家书也诠释了融化在中国人骨血里的忠孝大义。

    根据烈士亲属曾宪苓女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张锡祜烈士是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毕业生。毕业典礼中父亲张伯苓应邀出席,并向代表学员家长致词:“昔年岳母怵于外侮,勖子尽忠报国,今日外患甚于往昔,吾辈家长当效法岳母。毕业同学当追踪武穆,人人应以捍卫国家,抵御外寇为职志。”

  “七·七”事变后,抗战在华北战场全面打响。中国空军主力北调支持华北战场,8月上旬,淞沪一带形式紧迫,为防止敌人夺上海、控制长江口,突破连云港陷中原,下武汉、断我后方资源及退路,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遂于8月13日下达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将对日作战,空军主力由华北急调华东。于是,中国空军主力南下,协助淞沪地区陆军部队作战,以保卫首都南京的安全。1937年8月14日,张锡祜与队友由江西吉安驾马丁机3006号飞往南京参战。途中遭遇雷雨,座机在临川温州镇官田村上空失事,以身殉国,时年26岁。

家书全文】

    父亲大人:

  自别慈颜,男等于上月九日返赣,近日男身体精神一切均佳。请大人勿念!时局以近日所见大战当在不远!天津情形前接大哥来信称尚为平静,母亲尽快迁入英租界!昨见亲载南开大中两部已均为日人分别轰炸焚毁!惨哉!大人数十年来心血无所积。然此亦可证明大人教育之成绩!因大人早日既不亲日又不附日,而所造之校生均为国家之良才!此遭恨敌人之最大原因!有如此之毁灭!然此又可为大人教育成功之庆也!尤有可幸者,母校虽惨遭不幸,而其独生子——南渝中学,早于去岁成立,而今年又有新建筑落成!望大人万不可过分伤感,而以余力以培养此最可贵之独生子,使我南开精神永远光大于我大中华民国之人间!男等现已奉命出征,地点因系秘密性质,函札之中不敢奉禀!一矣有妥善通讯处当再禀知!儿昨整理行装,发现二物是以告禀于大人者,其一即去年十月间大人于四川致儿之谕,其中有引孝经句:“阵中无勇非孝也!儿虽不敏不能奉双亲以终老,然亦不敢为我中华之罪人!遗臭万年有辱我张氏之门庭!此次出发不比往常!生死早置之度外!望大人勿以儿之胆量为念!其二即为去年十月向绥东抗日时空军出动前重庆之训词,分随禀奉上,望大人从此之后 不以儿之生死为念!若能凯旋而归,当能奉双亲于故乡以叙天伦之乐,倘有不幸虽难负不孝之名,然为国而殉亦能慰双亲于万一也!

  家中情形不知近日如何?母亲大人不知是否南下?儿意最好请母亲大人入川与二哥同住,因沿海各省一旦开战将无一片干净土!母亲一生历尽磨难,而当晚年又遭此变乱,其不使老人太过痛苦耶!不知大人意下以为如何?大人在京如零星事物,可找乐民代办,彼前曾来信拖儿转禀,日来准备颇为忙碌,时间仓促余容再禀,专此敬请金安。

 

  

  

  男锡祜谨禀

  二日晨

  链接:中央电视台【重读抗战家书】栏目对张锡祜烈士家书的专题报道:

  http://m.news.cntv.cn/2015/12/17/ARTI1450350184048703.shtml

                                                            (文/图 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