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讲坛 见字如面篇】效“死”国家的沈崇诲
2017-6-26

    他们出生于富裕家庭,他们是那个时代的精英,他们是那个时代的“高帅富”。但是,他们却抛弃学业、放弃爱情、舍弃财富以及其他的一切,从军习武,与敌拼命、流血牺牲。这一切只因他们生长于那个年代,眼看强敌入侵,家国受辱,同胞被欺,他们责无旁贷,很自然地做了该做的事。彼时的他们是我们国家的脊梁,民族的骄傲。沈崇诲就是他们中杰出的代表。
     “愿我们同学永继英志,互相规劝,共同前进,而效“死”国家。苟一日得雪旧恨新仇,有余生者,以鲜花果酒,奠诸故友灵前,那么,他们虽牺牲于今日,亦可无遗恨于将来。希我们共勉之。
    这是抗日航空烈士沈崇诲的自勉书,也是他决心效死国家的诺言。
    沈崇诲(上图)祖籍江苏江宁县,1911年6月25日出生。太平天国时期,他父亲避乱到武汉。在他很小的时候,善良博学的母亲不仅教他识字、算术、写作,而且还经常给他讲岳飞、文天祥等英雄的故事,在沈崇诲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爱国”的种子。1920年春,沈崇诲入北京成达高等小学读书。这所学校是徐幼铮创办,实施严格的军事教育,学生都在校住宿。他曾说过:“我在这里最大的收获,不仅是军事常识和国民的养成,而是改变了往昔刚愎自用的脾气。”两年的读书期间,他受到了严格的纪律约束,成绩优秀、名列前茅。

    1922年,他升入著名的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期间,他酷爱运动,体格非常强壮,学习也很用功,德智体全面发展。六年中学时代的生活对沈崇诲来说,是不平静的,影响也是深远的。毕业后,通过努力,他考取了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这是他青年生活史上的一个大的转变。他在清华大学选习土木工程专业。清华的运动,是有悠久光荣的历史。在清华四年中,他是学校足球和棒球队的代表,并经常作为北平及华北区的运动选手,参加全国各地的运动会,获得不少荣誉。1928年他南开、清华的老同学黄中孚回忆说:“有一(图左:沈崇诲(左二)当年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参加体育比赛获奖的合影)次与外来的球队决赛,一球将他的门牙打落,血流满脸,队长和球员喊他下去,连观众都吼起来了。他因战况紧急,输赢只差十二分钟,频频摇手,毫不迟疑的撑下去,沈兄爱团体而肯牺牲的精神被认为是无与伦比。”
    他自幼受慈母的教诲,对岳飞、史可法等民主英雄的故事特别崇敬;因幼年时期生长在北方,在个性及外貌方面,具有北方人慷慨悲歌的气概。1925年,英、日帝国主义大肆屠杀中国人民的“五卅惨案”,激起了沈崇诲对帝国主义的深仇大恨;1928年5月3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又制造济南惨案,屠杀中国军民数千人,他决心长大后向帝国主义者讨还血债。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国内各大学组织义勇军,风起云涌,他与同学林文奎就在清华负起这项任务,把所有的同学都组织起来,得到了教训:没有铁的纪律,就同一盘散沙,不能发挥救国的作用。于是他下定了投入军事学校、献身国家的决心。
    1932年12月,沈崇诲受同学的感召,也想去投空军。家里不同意,他就偷着剃了光头,放弃了在绥远优渥的工作,冒着大雪赶到杭州投考,被录取入轰炸科。进入了航校,从光头的入伍生学起。毕业时,成绩是第三届的第—名。由于他学习刻苦认真,严格要求自己,在同一期飞行学员中,他是高材生。毕业后留在航校担任飞行教官,并升为空军第2大队第(图右:沈崇诲的签名照,摄于1933年10月30日杭州笕桥中央航校)9队分队长,一心一意等待的,就是驰骋蓝天,奋勇杀敌;心中念念不忘的就是如何效死国家。
1937年8月19日,沈崇诲与陈锡纯驾驶飞机轰炸长江口外的敌舰,在飞机发生故障的情况下,沈崇诲和陈锡纯义无反顾驾机冲向海上的敌舰,与敌舰同归于尽。实践了他曾经许下的“效死国家”诺言。

    南京航空烈士公墓有沈崇诲烈士的墓碑,英烈碑中国烈士H碑也镌刻着烈士的名字。(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