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讲坛机型篇】神秘“白鹰”——波音281战斗机
2017-8-24

    他们曾是一心航空报国的“海归”飞行员,却在1937年的硝烟中血洒长空。他们是当年的中国空军第3大队,曾是名气不大的“杂牌”部队。它们系出名门,本叫“波音”,却被当年的南京人亲昵地称作“白鹰”。它们是波音281,一种名不见经传的美国战斗机。它们曾是军阀为割据地盘“海淘”的战机,却揭开了保卫南京的空战序幕。近4个月的艰苦空战,第3大队的空中雄鹰一个接一个为国捐躯,波音战机也在南京陷落前损失殆尽。

  波音281战斗机是美国波音公司为了外销而修改的P-26飞机。该机取消无线电设备,简化机载设备,换装发动机,轮胎也改用低压的固特异产品,是波音公司拆分更名前量产的最后一架战斗机,也是美国陆军航空队所使用的第一架单翼战斗机。


技术参数:

  翼展8.52米;机长7.19米;机高2.40米;空重1380千克;巡航速度318千米/小时;最大速度:378千米/小时;升限:8300米,航程:1000千米,装有7.62毫米机枪、12.7毫米机枪各一挺,挂载90千克炸弹,9缸600马力发动机,乘员1人。

  空战经历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前,驻守南京地区的主要是第3、第5、第6共3个大队。第3大队驻扎句容,第5大队驻扎扬州,第6大队的部分兵力驻扎南京。驻扎在句容的第3大队,下辖3个队,分别装备了三种型号的战斗机,第17队清一色的11架波音281战斗机,数量最多,所以波音成了当时防守南京东方门户的主力。

  波音281战斗机是美国“海淘”,飞行员也多是美国“海归”,战斗最激烈时,这些美国长大的华侨们,会情不自禁地用英文呼叫彼此代号,无线电里国语、粤语、英语夹杂。队长黄泮扬,是日后鼎鼎大名的中国空军王牌飞行员。他7岁随父到美国,在美国学习飞行,并回国参军。副队长黄新瑞,也是幼年随家人移居美国洛杉矶,1932年日军进犯上海,他为将来能驾驶飞机保卫国土,开始学习飞行,于1934年学成回国。因为身材矮壮,黄新瑞被其他海归飞行员起了个绰号“buffalo”(水牛)。他还经常跟人解释,这是中国勤勤恳恳的老水牛,不是美国野牛。第17队的飞行员中,还有黄子沾(Jimmy)、陈锡庭(Dick)等人,也是美国归国华侨,马国廉是加拿大归国华侨,此外航空队机械师、地勤人员中也有不少是海外归来的爱国侨胞。


    1937年8月15日,连续在杭州等地吃了大亏的日本海军航空队,派出了王牌——木更津航空队,20架96式轰炸机分批从日本本土起飞,首次轰炸南京。第3大队第17队黄泮扬队长带领8架波音281起飞迎敌。黄泮扬火力全开,击落一架日机,这是南京保卫战中击落的第一架敌机!可惜黄队长的飞机也被击中,只好迫降南京大校场机场。第17队的分队长秦家柱率领另外3架波音281守卫南京大校场机场,击落了第二批来袭日机中的1架轰炸机。波音281在南京击落日本96式轰炸机的战斗,还被世界航空史认定是“世界上第一次全硬外壳单翼飞机之间的战斗”。

  8月16日“白鹰机队”再次击落2架敌机。黄泮扬、黄新瑞、黄子沾等空中勇士越打越顺手,此后几天每次升空都有所获,甚至一直从南京追杀日机到苏州郊外迫降。黄泮扬队长后来在报纸上撰文说“返航后,所驾的飞机已弹痕满身,我自己所驾的那架波音机身及架尾均被敌机射中了一个洞,口径约有三寸之阔,左右两边的着陆轮也被射破。”其他飞行员的“白鹰”座机也多是弹痕累累、触目惊心。这时候,神奇的中国地勤人员登场了,在缺乏配件和图纸的情况下,他们发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总能在第二天基本修复受伤的“白鹰”,送他们继续升空作战。


    9月19日这一天,日军出动77架次飞机,对南京城进行全面轰炸。当日“白鹰机队”连续出击多次,但是仅击落日机1架,自己损失3架飞机,飞行员刘兰清阵亡,其他飞行队也损失惨重。

  这一天之后,中国空军进入守势,再无力发动大的反击。加上敌机不断袭扰,物资得不到补充,弹药、油料、食品补给混乱,经常有上顿没下顿。但是“白鹰机队”的勇士们还继续在这艰难危急的时刻坚持作战。战机没有多余零件,就从被击毁的飞机上卸下来装上,拆东墙补西墙,常常驾驶一身弹孔的波音战机,继续上天跟日机打游击。

  10月12日,南京上空又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空战。当天,“白鹰机队”仅剩下两架波音281还能起飞。即便如此,队长黄泮扬带领黄子沾照样升空作战。据《中国空军抗日战史》记录,当天有两架迫降的飞机,就是最后所剩两架波音281。

  波音281战斗机的最后记录,是12月3日黄泮扬在日军攻陷南京之前,驾驶1706号波音281战机,最后一次从汉口飞到南京,沿途侦查汇报日军围城动态。此后日军攻陷句容,第5大队被迫北撤河南,最后一架波音281就此下落不明,“白鹰机队”在中国战场上的传奇就此终结。(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