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抗馆获赠驼峰航线遇难飞机残片
2017-9-5


    日前,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会长、飞虎队博物馆馆长孙官生先生向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捐赠了一份特殊的抗战藏品——C-53飞机残片。

  1943年3月11日,美国驾驶员福克斯、副驾驶员中国广州人谭宣、报务员中国香港人王国梁,驾驶C53飞机从昆明巫家坝机场出发,飞往印度汀江。在飞越驼峰航线中失事,坠落怒江野人山。飞行员不知所终。之后证实,三名飞行员不幸牺牲。


    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英烈碑上镌刻着3名飞行员的名字:

  中国飞行员2名:

  王国梁    香港    飞行报务员    -1943.3.11

  谭宜           副驾驶    -1943.3.11

  美国飞行员1名:

  FOX  JAMES  K.PILOT      1943-3-11

  云南日报社与怒江州合作,将坠机搬运出山,并在美国举行展览,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前美国总统布什出席。江泽民题词:“这是一位在中国抗日战场英勇献身的美国飞行员,中国人民将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吉米·福克斯”(FOX  JAMES)。

  为了缅怀驼峰航线的历史功勋、英勇献身的英烈和鲜血凝结的中美友谊,2015年8月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飞虎队博物馆将C53坠机遗骸残片收集制作成纪念品。该残片长3.3厘米,宽1.3厘米。


   【知识链接: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印缅战区连接中国昆明与印度阿萨姆邦的航线,是中国获取盟国援助的唯一通道。它西起印度阿萨拉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驼峰航线”由中国航空公司(简称中航,由中国政府控股、与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合资),与美军空运部队共同承担将大量抗战物资空运到中国境内,中美两国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虽拼力抵抗,但难御强敌,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相继沦陷。1942年,日军切断了盟军和中国联系的所有海陆通道,妄图封锁中国交通,阻止一切战略物资进入中国,困死中国。为粉碎日本困死中国的图谋,空运物资入中国成为继续抗战的唯一保障。1941年11月,中航美方副董事长邦德随机自印度汀江飞往中国昆明,首飞“驼峰”。1942年5月,为支持中国抗战,美国总统罗斯福表示:无论有什么困难,我们(通往中国)的路线必须保持开放。自此,美国政府提供租借法案飞机并空运战略物资到中国的悲壮剧目拉开大幕。

  驼峰空运期间,中美双方先后投入飞机2200余架,参加人数84,000多人,共运送了740,000多吨的战略物资,战斗人员33422人。其中,中航作为唯一一家参与驼峰空运的民航公司,执行战时军事任务,先后利用有限的100余架运输机,共计往返飞行驼峰43,611架次,载运了74,809吨物资,运送旅客33,422人次(大部分是中国赴印远征军)。作为执行驼峰空运任务的两个单位之一,中航作为民航公司,早在驼峰空运开始之前一年多就成功探索驼峰,完成了12%的总运量,且运输生产率和安全系数远高于美军空运队。“驼峰航线”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空中生命线”。

  “驼峰航线”又称“死亡航线”。在“驼峰空运”中,中美人员勠力同心,克服重重险阻,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由于“驼峰航线”非常险恶,牺牲也非常之大,共坠毁600多架飞机,牺牲和失踪飞行员数千名,其中,美军共损失飞机563架。中航在抗日战争(主要是“驼峰空运”)中付出的代价亦很大,共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人员103名,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国人,三分之一是美国人。一位驼峰老飞行员如是说,“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我们给这条撒着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因此“驼峰航线”又称为“死亡航线”。(程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