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讲坛——见字如面篇】乐以琴的“自勉书”
2017-9-13

    乐以琴(1914.11.23-1937.12.3),出生在四川省芦山县,父亲是基督教徒,性格刚正。母亲擅长文学,家境富裕,人口众多。烈士秉性刚直,幼时很有爱心,从小就爱劳动,受家庭的熏陶,岳飞忠勇爱国的故事深深刻在心里。

  乐以琴在自传中这样描述自己的童年:

  在小学读书。这学校是我父亲办的,而父母除在开学那天到学校去一起外,一年之中很少去。我和别的孩子一样,闹、叫、顽皮,从不想着学校是我们办的。我父亲一年之内,至少要请全校的同学吃饭,或开聚欢会数次。同样我是被请的一分子,我吃饭快乐的时候,不知道父亲是主人,我是客人吗,因为爸爸不肯说出,怕我在小时候养成依赖父母的心理和骄傲的态度。

  小时候,我的一切不见得比旁人出众,但打架的成绩是大有可观的。


    星期日,我喜欢去城外打铁桥玩,用粗大的铁链吊起来的桥,悬在两岸,在中间可以动荡,我在上面跑,用很小的力气,慢慢地荡,逐渐荡得更大,时常荡得那座巨大的桥没有一个人敢在上面走。

  我父亲每天起得很早,我须早起。满10岁,在我家都要做洁扫工作。每天早饭后,父亲把我们带到客厅里坐下,讲朱伯庐先生治家格言,历代忠臣孝子的身世,有时讲故事里的情形和我家过去的历史。听完父亲讲话,我们才拿书包上学。每当夕阳西下,我们听母亲讲英烈故事。《岳飞传》,我很小就知道。据说我们是岳飞爷爷的后代,因为那时缉拿岳家后代很厉害,所以才改姓乐。这话当时我觉得是母亲故意说出来勉励我们的,不过,我不愿意指穿…

  在成都高中读书时是运动场中的短跑健将,曾代表四川省出席浙江杭州举行的全国运动会。乐以琴的两位哥哥三位姐姐都是大学医科出身,因而乐以琴也考入山东齐鲁大学习医。


    九一八事变后,战祸由东北渐蔓延到关内及上海,乐以琴无法安心于课堂生活。1932年年底,中央航校在北平(今北京)秘密招生,经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举荐,乐以琴在应试,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他在入伍的自传中表示:

  河山变色了,民族快沦亡了,敌人的凶焰潮水般涌来,我不愿再坐在课堂里念死书,不忍看同胞们无辜被敌人惨杀…我沉闷,待机,我决意从军。为争取民族生存,宁可让我的身和心,永远战斗!战斗!直到最后一息!我爱我的父母,更爱我的国家,我们的民族!

  航校学习期间,在高志航教官的悉心指导下,成就了他惊人的飞行技术。1934年12月30日,毕业于中央航校第3期。历任中国空军第3大队第8队队员、中央航校飞行教官、空军第4大队第22队分队长、第21队副队长,升至上尉。自参加抗战以来,多次击落敌机,战绩辉煌,被日军飞行员视为“克星”。与高志航、李桂丹、刘粹刚并称空军“四大金刚”。


    1935年,乐以琴回四川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及亲人。归队的日子到了,乐以琴拉住二老颤抖的手说:

  “两位老人家身边有这么多儿女很有福气,虽然我从军在外,远离膝下,但有兄弟姐们服侍双亲,我放心。至于我个人,份属军人,一定会为祖国争光,为我们乐家争气的。请二老不要多挂念。”

  父亲很欣慰地点头说:“你放心地去吧,好好干一番事业。”

  1937年,眼见战争一触即发。乐以琴和已在昆明航校任教官的四哥以纯(现定居美国)双双回到四川老家,祭奠已经病故的父亲,看望年迈多病的母亲和其他亲人。兄弟二人下定决心,以身报国。离川前夕,他俩从成都新津机场驾机直飞芦山,以老家四棵高大的名贵楠树和铺满石板的天井为目标,向日夜思念他们的母亲及亲人们投下了告别的最后一封家书,以表达保家卫国,为乐氏家族争光,血捍长空、抗战到底的决心。


    1937年12月3日,日军大机群轰炸南京,乐以琴驾机同十多架日机交战,十分勇猛。后因战机损伤,在跳伞时被敌机击中身亡,年仅22岁。2014年9月1日,国务院发出通知,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空军著名英烈共有7名,乐以琴名列其中。(程薇薇)

  参考文献:

  〔1〕陈嘉尚:《空军忠烈录》第一辑上册,空军总司令部情报署1959年11月编印。

  〔2〕戴逵贤:《中日空战记》,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3〕北京航空联谊会、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合总会编印:《中、苏、美空军抗日空战纪实》,廊坊市海翔印刷有限公司2005年8月印刷。